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Y派生活 >Alex Bryan 快速思考导至错误行为

Alex Bryan 快速思考导至错误行为

分类:Y派生活 作者:
Alex Bryan 快速思考导至错误行为

人类并非天生就是好的投资者。要在野外求存,我们发展出用心理捷径快速处理资讯的倾向,这对避免危险甚为有用,并有利我们抓紧瞬间即逝的机会。但这可能成为非自然投资行为的障碍。

心理学家及诺贝尔得奖者卡尼曼(Daniel Kahneman)在着作《思考:快与慢》(Thinking, Fast and Slow)中,探讨了人们如何处理讯息和心理捷径如何产生偏见。虽然书的内容并不是针对投资,但它解释了为什幺我们作为投资者经常做出愚蠢的事情,非常值得一读。在这裏,我将分享书中的一些重要见解,以及如何从中汲取教训,成为更好的投资者。

两个思维处理系统

该书的名称是指每个人都拥有两个思维处理系统,根据卡尼曼的说法,系统1是自动运行的快速通道,指导我们大部分工作。它是直觉,快速处理讯息,很少甚至完全不能自制,可以快速做出决策。当你面对一个难题时,例如应该为退休储蓄多少钱,第一个答案便可能来自系统1。

系统2是慢轨。它管理解决複杂的问题和其他需要集中精力的心理工作。这个系统是刻意的、谨慎的……懒惰的。大多数时候,我们只依靠系统1,而只有在出现意外情况或有意识地作出努力时才会使用到系统2。这种分工使我们能够充分利用有限的注意力和心理资源,而且通常效果很好。

但系统1採取的捷径可能导致糟糕的投资决策。因它压制了疑惑,经常用一个更简单的问题取代原有问题。此外,它不是根据证据的质量或数量来评估事情,而是根据事情联想出来的连贯性来篏入证据。更甚是,这系统对统计或逻辑几乎一无所知。但是,事情发生时我们很难意识到这缺点,甚至不知道系统1正在指导我们行事。

快速捷径或致麻烦

一、认知偏见:世界充满了妥协、微差和複杂性。惟这不利于快速思考。因此,系统1描绘了一幅比现实简单的景象,抑制了疑惑。疑惑比相信需要更多努力,因人怀疑时有必要协调冲突的讯息。我们都倾向採用与原先信念一致的观点,或寻找那些支持原有信念的证据──因此,认知就会出现偏见。这不仅是因为系统2是懒惰的,还因为我们已经发展出对舒适和熟悉的偏好。在野外,熟悉代表安全:那些对未知事物不谨慎的人容易遇上危险,更难求存。

然而,认知偏见可能导致糟糕的投资决策,因为它可能会培养出过度自信的性格。例如,它可能导致看涨的投资者忽视或轻视不买入的充分理由,又或导致坚持不卖出错误投资的情况,坚持原定投资理念和被愈来愈便宜的估值所吸引,却忽略了基本面已经恶化的讯号。

为了克服这种潜在偏见并减少盲点,寻找与你冲突的资讯是有帮助的。如果你确信主动管理是无用的,那幺看看像Capital Group这样的主动管理基金公司对这个题目有什幺看法。如果你因为担心经济衰退而準备卖股掏钱,那幺可先阅读看涨的评论员如Jeremy Siegel的看法。几乎所有投资都找到一个看好和看淡的理由,而在每个买家的对面,都总有一个卖家。在交易前,先问问自己,有什幺是对方知道而我不知道的呢?这种做法有助于更深入地了解你的投资,并可以降低忽略重要讯息的机会。

简单问题以作替代

二、问题替代:令人惊讶的是,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多少棘手的问题。让我们回到你认为退休应有多少储蓄的问题。要认真回答这问题,有必要估计退休后的未来支出、预期投资回报、预期寿命,以及未来的社会保障情况──这是很少操作的系统2的工作。相反,大多数人会转而回答一个较简单的问题︰我能为退休储多少钱?这种替代是系统1实现快速决策的方式之一。它通常会为原始问题提供足够好的答案──但并非总是如此。更麻烦的是,我们不能每次都意识到这种替代情况发生。

投资者通常会用简单的问题(这基金经理的表现如何?)来取替那些困难的问题(这基金经理是否有技术?)。表现是运气、能力和冒险的结果。表现最佳的基金经理的成功往往是归功于运气,而运气是变化无常的。往绩(超过一年时间)是用来预测未来表现的可怕理据。它充其量是衡量基金经理能力的一个非常多噪音的指标。因为该讯号的质量很低,我们不应该尽信。

当风险很高时,为了避免成为这种潜意识替代的牺牲品,请问问自己︰我需要知道什幺才能回答上述问题?我怎幺知道我错了?如果难以说明,就请谨慎行事。

在文章的第二部分,我们会继续探讨错误投资行为。

(二之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