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Y派生活 >Alex Bryan 应对指数重整的基金投资策略

Alex Bryan 应对指数重整的基金投资策略

分类:Y派生活 作者:
Alex Bryan 应对指数重整的基金投资策略

下文继续与Morningstar个人理财总监Christine Benz探讨指数投资的盛行。

Christine Benz:那幺,我们对[偷步买卖指数]的问题有何对策?例如,我想追蹤一个小型股指数,或者我想投资组合吸纳此类型的股票,我可以如何正视此问题,而不会受过度影响呢?

Alex Bryan:我认为有一至两个解决方法。第一,你可以持有一个全市场指数,捕捉到两边的交易,这样就比较公平。因此,如果我持有像Vanguard Total Stock Market Index这样的指数基金,没错,某些被纳入或剔出标準普尔500指数的股票可能因此受到负面影响,但持有上述全市场指数等于我本来已经持有那些股票了。因此,我认为这是解决方法之一。

如你想投资于某个具体範畴,例如小型股或高息债券,我建议不妨找些较为次热门、追蹤规模不是太大的指数基金,因为这意味当有关指数发生变化时,相关股票的资金流入或流出较少,其股价承受的市场压力亦较小。我认为这样做较为可取。

第二,寻找一些有採取措施去省却非必要成交的指数,因为许多时候,成交成本相当高,大多没有什幺增值作用可言。假使你是一只小型股,并正在稍微转型为中型股,那幺,该股票的表现仍然可能会有近似其他小型股。因此,这或许不值得出售,继续持有下去亦未尝不可。因此,我想到像Schwab U.S. Small Cap ETF这样的基金;它并非一只最受欢迎的基金,但所追蹤的指数设有缓冲区,藉此减缓不必要的成交。

Benz:那幺,缓冲区是用来防止股票不断脱离及重返小型股行列吗?

Bryan:对。

Benz:不如谈谈与指数投资日益受欢迎的最后一个潜在问题:就是可能会导致企业竞争力下降,或导致行业竞争力降低。让我们谈谈这是如何发生的,为什幺会因为指数投资的普及而出现?

Bryan:人们担心的是指数投资者(这些资产由基金经理管理),会拥有市场上所有的公司。这些投资者不一定有同样的诱因向资产经理施加压力,使任何一家公司的价值最大化。他们可能不会像以前那样,着重一家公司以另一家公司为代价而取得胜利,因为他们希望行业内所有公司都能获胜。令人关注的是,这可能对消费者有损害,因为此举可能会产生一些反竞争行为,正如某行业经过整合后,竞争会减少一样。因此大家担心,如果贝莱德(BlackRock)及领航(Vanguard)等几家大型机构投资者拥有所有航空公司,就可能出现以上的效应。

Benz:对。在此方面,已经有一些针对不同行业的学术研究。你以前曾与我们其他同事就此题目写过文章。你觉得这忧虑站得住脚吗?人们应该关注这一点吗?

Bryan:我认为这论点缺乏说服力,原因有很多。首先,我认为大部分公司的管理层都渴望争取最大的股东价值,亦即自己公司的价值。

Benz:不管外部压力如何?

Bryan:不管外部压力,不管是谁拥有公司。我认为,大多数公司的管理层以自己公司股票获得很高的报酬,其奖金与公司收入及盈利挂鈎,他们对如何提升行业利润并不关心,他们关心的只是怎样扩大自己企业的业绩。这是第一点。

第二,上述论点假设了积极竞争必然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,或几乎一定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。我觉得事实并非如此。假设通用汽车(GM)降低其汽车售价,他们知道福特(Ford)也会作出反应,而最后两家公司表现不会变得更好。因此,我认为无论公司属于谁,都不会影响其最合适的竞争策略。

另一件需要注意的事情是,大多数指数基金经理在接触投资组合内的公司时,并不会讨论有关竞争策略或定价。他们关心的是企业管治,例如确保董事会有适当的经验、公司採取足够的风险管理步骤等。他们并非讨论公司应採取什幺商业策略。

我想指出的另一点是,即使资产管理公司确实想影响公司策略,但由于他们已拥有各行各业的公司,因此对于扩大行业利润的意向亦不明显。例如航空业界的机票价格上升,实际上可能会损害他们在酒店业的利益。他们不一定希望机票价格上升。因此,拥有指数是否导致竞争行为减少,这一点并不明确。我认为就目前而言,此争论很有趣,但似乎流于学术上的争论,而缺乏具说服力的实证支持。因此,我认为这方面仍有待研究。

Benz:我们可以下一次再谈这个。Alex,谢谢你分享你的见解。谢谢你这次接受访问。

Bryan:谢谢你的邀请。

(二之二)